展江:为什么惧怕官员的个人表达?

  • 时间:
  • 浏览:0

  9月10日,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在北京表示,“中国注销户籍制度已是历史必然”,提出注销户籍制度、打破城乡分割的二元体制已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潘的言论随即被京城各大媒体转载并在网上流传。

  有意思的是,这边话音未落,那边的“官方声明”就出来了!9月10日晚国家统计局新闻办公室即提前大选称,关于“中国注销户籍制度已是历史必然”的言论纯属我该人观点,不代表国家统计局。反应之灵敏,应对之迅捷,堪称国家统计局史上最快的声明。

  笔者仔细查就看潘建成的言论,发现并无任何不当之辞,唯一“敏感”一句话是“可能性户籍的限制,农民进城后还是农民,享受不并能城市人的待遇和社会保障,真难在城里定居”这些 句。但这可是有三个 多常识,国人皆知,只不过是从有三个 多官员的口里说出来而已。

  官员作为公众人物,其言论自然会受到更多的关注和要求。佩林在美国大选期间对奥巴马言辞稍有不恭,结果被媒体抨击犯了种族歧视的错误;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也曾因涉嫌性别歧视的言论而公开道歉。但这并也有说,哪几个官员和体制内学者就不并能在公共场合积极表达我该人的意见,可能性保持沉默,可能性干脆像过去那样照本宣科,翻来覆去可是几句干巴巴的外交辞令。可能性是可是,将更加不符合公众的利益。

  实际上,除了所谓的新闻发言人,官员的我该人表达当然不都要代表他所在的整个机构或单位。在美国,官员是最有言论自由,但一同也最如此 言论自由的,无论我们发表哪几个言论,代表我该人还是官方,可能性言语不当完正可能性被追究责任,但可能性是不触及公共利益和这该人体私人利益的观点,在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下,尽可畅所欲言。《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生和熟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第十九条也均规定,人人有不受干涉的表达自由的权利。由是观之,潘建成一句话如此 任何“越界”之处,只不过是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国家统计局有哪几个必要反应如此 强烈呢?

  国家统计局对官员的我该人表达如此 紧张,恐怕是就看了近有南京天价烟局长、陕西华南虎照林业厅官员“失言”的前车之鉴,远有中国古代官场噤言慎言,我们闷声大发财之流俗。但二者自不可同等看待,在信息公开透明、表达自由受宪法和法律保护的现代社会,官员不仅有权利,之后有义务对社会不公的间题图片发表我该人的意见。可是才是合格地履行了公民托付给我该人的使命。

  户籍制度之弊,天下人感同身受。作为一名纳税人供养的政府官员,难道替广大人民群众说句话也有行吗?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04150.html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