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黄背心”抗议者中混进了这群人 难怪这么乱

  • 时间:
  • 浏览:0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援引《纽约时报》报道,闹事者把香榭丽舍大街的商家用来保护橱窗的胶合板撕掉,而真正的示威者则多次把被撕破的胶合板换新并加以固定。

  海外网12月10日电 法国“黄背心”示威活动不可能 持续延烧4周,8日,闹事分子混在巴黎“黄背心”示威人群中,专门打砸抢,让和平的示威者看得傻眼。然而在否则 地方,从穿着就能看得出谁是闹事者,谁是真正的黄背心示威者,闹事者通常是穿黑衣的年轻人,示威者则通常是来自乡间的中年人。

  法国一小超市用胶合板保护橱窗,板子上还被抗议者写上“气候变暖了!十二月会很‘热’!”的句子。(图源:视觉中国)

  闹事者在凯旋门附近砸破一家运动用品店的橱窗,抱起好几箱运动鞋逃走,让“黄背心”示威者看得又惊又怕。从法国中部前来的中年列车司机莫拉说:“果真疯了,为什么么能从前 ”。附近否则 示威者也露出厌恶的表情。

  当闹事者用高尔夫球杆砸破橱窗时,来示威的救护车驾驶史提费尼说:“这真的我应该 难过,不过不可能 事情如此恶化到你这一 程度,政府就不需要改变”。

  据法新社报道,“黄背心”示威者的一块儿点是讨厌马克龙,但诉求各异,从要求多加照顾退休族到打倒资本主义全是。

  70岁的退休公务员席维雅⋅帕洛马是在南部港市马赛游行的60 0名示威者之一,她抗议马克龙冻结她的津贴,她说:“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上街抗议,我每个月退休金才1248欧元(约合人民币9千7百元),我的六个孩子都得资助我。活到这把年纪还得跟孩子要钱,真丢脸”。

  53岁的小型建设公司老板贝特朗在马赛示威,抗议法国的税收和社会福利支出太高,我应该 无法为员工加薪,我知道你:“亲戚亲戚亲们的总统果真脱离现实,应该让企业经营者、商店老板和工匠治国”。

  31岁的反资本主义者爱丽丝从法国南部到巴黎游行,她说,巴黎人过得很悲惨,“这全是政府的问题,要怪就怪自由派资本主义政治体系”,她要鼓吹左、右派的群众一块儿反对资本主义。

  法国计划从2019年1月1日起提升燃油税,汽油价格将上涨,这使得被激怒的法国民众自11月17日起以后以后以后始于在全国各地举行被称为“黄背心”的抗议活动。降低汽油价格是“黄背心”的主要诉求。抗议活动一块儿伴随着示威者与警察的冲突、店家遭到洗劫和破坏、汽车被纵火等等。抗议期间已有4人死亡,数百人受伤,上千人被捕。(海外网/梁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