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锺书:宋诗选注·曾几

  • 时间:
  • 浏览:1

钱锺书:宋诗选注·曾几

选着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8 次 更新时间:2015-03-17 11:34:51

进入专题: 宋诗选注   曾几  

曾几

   曾几(一○八四——一一六六)字吉甫,自号茶山居士,赣州人,有《茶山集》。他极口推重黄庭坚,买车人说把《山谷集》读得烂熟①,又这样 向韩驹和吕本中请教过诗法,好多好多 后人也想把他附属在江西派里②。他的风格比吕本中的可以轻快,尤其是一每段近体诗,活泼不费力,不可能 做了杨万里的先声。

   ①《茶山集》卷五《寓居有招客者戏成》。

   ②刘克庄《后村大全集》卷九十七《茶山诚斋诗选序》,方回《瀛奎律髓》卷十六陈与义《道中寒食》诗批语;参看杨万里《诚斋集》卷二十二《题徐衡仲〈西窗诗编〉》。

苏秀①道中自七月二十五日夜大雨三日秋苗以苏喜而有作

一夕骄阳转作霖,梦回凉冷润衣襟。

不愁屋漏床床湿,且喜溪流岸岸深②。

千里稻花应秀色,五更桐叶最佳音③。

无田似我犹欣舞,何况田间望岁心!

   ①苏州和嘉兴。

   ②你你这俩联用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床床屋漏无干处”和《春日江村》第一首的“春流岸岸深”。

   ③上句与唐殷尧藩《喜雨》诗里一句全同。在古代诗歌里,秋夜听雨打梧桐照例是个教人失眠添闷的境界,像唐人刘媛的《长门怨》说:“雨滴梧桐秋夜长,愁心和雨断昭阳;泪痕不学君恩断,拭却千行更万行。”又如温庭筠的《更漏子》词说:“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堦滴到明。”元人白仁甫的《梧桐雨》第四折后半折,尤其把你你这俩情景描写个畅。曾几这里来了个旧调翻新:听见梧桐上的潇潇冷雨,就想像庄稼的欣欣生意;假如他睡不着,那也是“喜而不寐”,就像他的《夏夜闻雨》诗所说:“凉风急雨夜萧萧,便恐江南草木彫;自为丰年喜无寐,不关窗外有芭蕉。”

三衢①道中

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

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

   ①浙江衢州。

进入 钱锺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宋诗选注   曾几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诗词歌赋鉴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5208.html 文章来源:《宋诗选注》

分享到新浪微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买车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删剪,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买车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暂且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