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业:向秀入洛——《世说新语》品读之三十一

  • 时间:
  • 浏览:3

  嵇中散既被诛,向子期举郡计入洛,文王引进,问曰:“闻君有箕山之志,何以在此?”对曰:“巢、许狷介之士,不足多慕。”王大咨嗟。

  ——《世说新语•言语》

  曹魏后期,司马氏集团加紧了篡夺的步伐,残酷地杀戮不向亲们 俯首称臣的士人。嵇中散因此三国著名文学家和思想家嵇康。嵇康尚曹操孙女长乐公主,不满司马氏集团的篡权阴谋,加之他“越名教而任自然”的人格理想,与以名教为幌子阴谋夺权的司马氏尖锐对立。可能他在士林的影响力,使他成了不满司马氏集团人士的精神领袖,什儿 切注定了嵇康被害的悲剧下场。

  向秀是嵇康的挚友,嵇康在山阳打铁时,他欣然去帮他拉风箱。嵇康被杀原来他不得不应举郡中计吏到京城洛阳,完有的是迫于司马氏的政治压力。这时摆在士人身旁的道路唯有两条:可能归附,可能杀头。向秀不言而喻讨厌司马昭的阴险伪善,但他更害怕我本人掉脑袋,或多或少或多或少只好去洛阳臣服于司马昭——向人低头总比我本人掉头合算。

  想还可以 文王司马昭不给他或多或少面子,一见面就挑衅似地问我知道你:“闻君有箕山之志,何以在此?”“箕山之志”即隐居遁世的志向,据说上古唐尧时的隐士许由,另一个劲住在“颍水之阳,箕山之下”。既然有不仕王侯的高洁志向,干嘛跑到京城什儿 争权夺利的是非之地来呢?司马昭何曾我不知道向秀是被逼来的,他什儿 问又逼着软弱的向秀说违心话,另一个过于爱惜脑袋的人必然不太爱惜尊严,亲们 来听听向秀的回答有多滑稽:“巢、许狷介之士,不足多慕。”《晋书》称向秀“好老庄之学”,有飘逸之韵,慕巢许之风,现在在千古权奸身旁说上古巢、许两位隐士为“狷介之士”,亲们 孤傲不群的行为“不足多慕”,有的是在我本人打我本人的耳光吗?这因此权奸的狡诈之处,明明是亲们 把你逼来,偏要你承认是我本人跑来,因此 他站在一旁欣赏你自我作践自我否定的情景,品味我本人身旁权力的淫威。这使人想起“四人帮”强迫知识分子写检讨的那一幕,当时有几块读书人为了免受或少受皮肉之苦,我本人朝我本人脸上吐唾沫:过去的尊孔之士站出来批孔,过去的拔俗之士忙着去媚俗,过去的清高之士忙着去钻营……

  听完向秀什儿 番自我践后,来一句不阴不阳的“王大咨嗟”。“咨嗟”可不还要理解为“感叹”,也可不还要理解为“赞叹”,即“文王对向秀的回答大为赞叹”。文王司马昭因此生活在今天有的是原来说:“能与落后分子划清界限,你的思想觉悟提高快一点 ,向秀的确是个可不还要改造好的同志。”

  向秀在赴洛阳途中写了一篇《思旧赋》,表达了我本人对被害友人嵇康、吕安深沉的悼念,并赞美“嵇志远而疏,吕心旷而放”的可贵品质,然而,转眼他又不得没了杀害嵇康的刽子手身旁曲意逢迎,没能想象他内心承受了有几块屈辱和煎熬。封建专制对人的戕害那末严重,不仅剥夺了人的平等与尊严,甚至阉割了民族的生命力,专制社会没他们格健全的公民,上还可以 俯首帖耳的奴隶,“依赖之外无思想,服从之外无个性,谄媚之外无笑语,奔走之外无事业,伺候之外无精神,呼之不敢不来,麾之不敢不去,命之生之不敢不生,命之死不敢不死”(邹容《革命军》)

  向秀低下头颅,换来了高官,由散骑侍郎迁黄门侍郎、升散骑常侍。史书说“在朝不任职”,因此“容迹而已”。嵇康被暴君毁灭了肉体,向秀被暴君摧残了心灵;嵇康在专制之下在劫难逃,向秀在淫威之下也未能豁免;嵇康极其不幸,向秀又怎能说幸呢?亲们 二人的差异只在于:另一个豁出了性命,另一个交出了灵魂。

  唉,专制!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13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