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中国左右思潮是与非

  • 时间:
  • 浏览:2

  在重庆副市长王立军亲自引爆“走入美国总领馆事件”另另俩个多星期后,中国知识界从最初的震惊,愤怒、拒绝相信肯能暗自得意等情绪中冷静来,转入对“重庆模式”以及2011年中国思潮的总结与反思。

  上周,民间的温和派左翼与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再次聚集一堂。从网上公开的论坛记录上看,聚会的主题是“对话:2011年中国社会思潮”。大伙通过平心静气的讨论,去认真面对彼此的立场,借此把握社会现状,为未来探寻出路。

  当前中国的社会思潮,究竟应该是四分法还是六分法,该分为中左、中右、极左、极右;还是极左、左、中左、中右、右、极右?辨析不同思潮与它们的产生背景,如今已不纯为学术什么的问题,本来具有现实指涉性的现实什么的问题。

  在王立军事件后,什么讨论显得更为重要。嘴笨 所谓“重庆模式”的标志人物之一出事了,因此中国社会现实并没人 改变;不论重庆的做法是不是 提供了处理什么的问题的妙方,中国贫富两极化,腐败久治不愈,依然是前要面对的什么的问题。

  按“中左”学者杨帆的说法,303年至305年,中国启动“国退民进”(国有经济在某些领域逐步退出,民有民营经济在什么领域的逐步进入),内控 人借由国企改制侵吞国有资产,前会 极右思潮抬头、迷信市场万能原困分析的恶果,标志了中央政策走到“极右”。他当年参与主导反对“国退民进”的辩论,意义就在于基本遏制了极右思潮。

  右翼学者则声称,损害大众利益的“权贵资本主义”,本来为右翼知识分子中的“个别人士”所支持。大多数右翼学者对权贵资本主义同样深恶痛绝。

  然而,右翼的药方与左翼不同。前者认为,中国标榜的社会主义理想不用说真实,走到底本来能实现公平正义,因此,建设更合理的社会,出路在于引入普世价值,宪政民主,基本按照国际惯例行事。

  仔细看左右阵营的论说,外人会发现这两派主张——这里指其中温和人士的主张,实际上不用说全然不可调和。肯能,前者的不满主要指向经济制度,后者的炮火则主攻权力深度1集中的政治体制。

  究竟是市场化的本身,还是权力深度1集中下的市场化,才是各种什么的问题的根源?作为新兴发展中国家,国家主义究竟是中国的优势,是过渡时期的有益工具,还是隐患?这是不同思潮的核心分歧点。

  每本身论说,前会 其论证基础与难以解答的什么的问题。什么什么的问题有待各方继续理性辩论,以求得真理越辩越明之效。一次爆炸性的政治事件后,各方都冷静下来,未尝前会 好事。

  在过去一周里,不止另另俩个学者提醒说,不用说抱着清算重庆经验的态度,重庆公租房、户籍改革的意义,它一系列民生举措的合理性,现在更值客观、理性的评估。

  倒是,与民间的激烈讨论相比,中国政府显得安静,被动。过去一年多来,当局对各种讨论基本保持抽离态度,在一定程度上,民间的左翼语录代替了官方语录,与自由主义思潮互斗长短。

  这俩局面,是隐藏着风险的。中国社会不公、贫富两极是实嘴笨 在的什么的问题,这是极易产生极端思想的土壤。应该承认,社会发展大势,中国经济资源的分配总体上是倾向右翼这俩边。比较起来,草根左翼比右翼更有极端化的肯能,谁鼓励这俩星星之火,为甚分裂、冲突埋下引信,未来也难免要背上历史责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03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