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荃:说《论语》聊社会(十三)

  • 时间:
  • 浏览:0

  十二、权变:国人的智慧

  古书读得多了,会有另好几个 明显的感受。一是总我我觉得越到后世,其他人越是在重复着前人说过句子。当年为了一顶博士帽子,从前有3天的时间耐着性子在南开图书馆的古籍室里苦读明人文集,仅《乾坤正气集》你这名,与非 二十函,与非 一页页翻过,真的感觉是一派的陈词滥调,作者少有创见,大多只会咿呀学语,罗里罗嗦。这时便真正体会到了那此叫做“味同嚼蜡”。二是从前一来,就越发我我觉得先秦诸子真的是太聪明了。其他人对于人生、社会、自然以及政治的认知与把握,常常是切中肯綮,一语中的,多有神来之笔。以至于嗣后的千百年间,其他人不到一再重复着其他人句子语。读《论语》,与非 从前的感受。孔子颇有先知先觉的空灵气象,他的中庸权变思想,更是以儒家思想为主体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值得聊几句。

  《论语》载:

  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

  杨伯峻译文:孔子说:“中庸你这名 道德,该是最高的了,其他人或者是长久地不够它了。”

  关于中庸的解释,我我我觉得是个见仁见智的事。有的解释很冗杂,说得也好的反义词没道理。你这名通常的说法是:“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意思是中庸是适中和永恒的法则。我这里则选着了你这名最简单的界说:中庸随后 “用中”。庸者,用也。中即是适中,随后 最佳、最宜的选着。孔子否定“过”和“不及”,但中庸与非 折衷,随后 判断和选着的“黄金分割点”。

  有学者把孔儒的中庸思想概括为好几个 字:“执两用中,执涵盖权”,此说十分精到。“两”即“多”,趋于稳定多种条件或相对冗杂的状况下,要作出最适宜的选着,这随后 “执两用中”。或者,前要根据时势或事物的发展变化,而有所调节,这就叫做“执涵盖权”。不懂得调节,叫做“执一”。“执中无权,犹执一也”,意思是我我觉得能作出最佳选着,或者,不到最好的办法时势变化而作出相应的调节、调整,最终还是会陷入困境。“一”者,一成不变的教条主义之谓也。看来孔儒一脉十分关注时势、时务的发展变化,好的反义词赞许冗杂、故步自封和教条主义,这也可不可不后能 称为“识时务者为俊杰”。

  传统文化中的“识时务”是个褒义词,在先秦诸子眼中,恐怕不到圣人才会有你这名 审时度势的大智慧。孟子评价孔子,称之为“圣之时者也”。迄今咱们山东曲阜孔庙还矗立着另好几个 书有“聖時門”的牌楼。随后 随后 ,到了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我的记忆中,一般是在“抗战”“反特”等革命电影中,叛徒在劝降被俘的革命党人时,都会用“识时务者为俊杰”相规劝。结果在其他人你这名 代人看来,“识时务者为俊杰”反倒有了你这名贬义。

  显而易见的是,孔子是“识时务”的。不仅这么,他还提出要“与时谐行”,其中的关键随后 “权变”。权字的本义是秤砣,这里作调节解。权变与非 翻天覆地的革命或改头换面的变革,随后 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做暂时的或局部的调节。其中的分寸颇微妙。孟子唯恐后人不到理解,就做了另好几个 绝妙的移就。你说那此:

  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权也。

  男女之间“授受不亲”是礼义大防,这是原则。从前,嫂子不小心掉河里了,缘何办?!找个女士来帮忙,俯近这么;找根绳子或竹签那此的做“间隔”,好把嫂子拉上来,俯近也这么。眼瞅着嫂子就要沉下去了,这时,也来不及多想了,急忙跑到河边一伸手就把嫂子拉上来了。这就叫做“事急从权”。后世引申其义,有“权宜之计”一说。

  权变体现了孔儒思想的灵活性,最为孔子看重。他老人家从前说过:

  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

  杨伯峻译文:可不可不后能 同他一道学习的人,好的反义词可不可不后能 同他一道取得你这名成就;可不可不后能 同他一道取得你这名成就的人,好的反义词可不可不后能 同他一道事事依礼而行;可不可不后能 同他一道事事依礼而行的人,好的反义词可不可不后能 同他一道通权达变。

  杨伯峻的解释有的地方很糙儿穿凿。依照我的理解,共学者,同去读书学习;适道者,追求理想努力奋斗;立者,立足于社会,有了工作或事业,能安身立命;权者,适时调节。愚以为孔子是把懂得权变看作人生的最高境界,这与非 人人都能做到的,其中涵盖着大智慧。

  孔儒是最讲究原则的,所谓“礼义道德、君臣父子”是构建社会政治秩序的基本原则,在孔子的心目中是神圣而具有至上权威的。然而,孔子也深知世事万物是变动不居的,老要趋于稳定不停歇的发展变化之中。随后“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他观看着河水滔滔,奔流不息,分明是感受到了年华电视剧的流逝和世事的变迁,无奈和感慨之余,惟有顺应。于是乎“权变”的智慧迸发而出,演变成为儒家文化最精湛的每项。

  权变思想讲求你这名有选着有目的的调节,从而造就了中华文化的包容品性和强势的文化亲和力,善于求同存异,兼收并蓄。古代中国从前有过数次域外文化伴随着强大的政治势力涌入中原,譬如元朝和满清。经历了从前的冲击和曲折,孔儒以来的文化传承并这么或者而中断,反而在“人分四等”,实行民族歧视政策的元朝,完成了程朱理学从民间学术上升为国家政治意识社会形态的转化过程。而在文字狱肆虐,万马齐喑的清朝,则达成了今文经学的复兴。——抱歉、抱歉,那此话说得太学究气了。我的意思是说,在孔儒的权变思想教诲下,国人的脑子特灵活,面对强大的域外文化冲击,总要能想方设法地予以“变通”。兹所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使得中华文化得以绵延不绝地延传下来。

  你这名 灵活性的等而下之,则是随机应变的泛滥。或者,你这名 灵活性一旦与权力相结合,便会形成你这名特权化的思维定式:“原则上不许、不可……或者在特殊状况下……”。你这名 状况,你这名 句子,相信其他人都见过听过。中国人脑子活,但灵活过了头,便是堂而皇之的滥用权力和百无禁忌的攫取利益。有时,偶尔,其他人何尝不也是你这名 思维定式的受益者呢。

  不过不管要怎样看,权变毕竟是中华文化特有的思想内涵,是孔儒一脉的思想精髓。诸君都看老电影《神鞭》么?电影的结尾:主角儿傻二将混混儿玻璃花的帽子几枪钉在了树干上,或者,手里掂着二把盒子,说了从前几句话:“祖宗的玩意儿再好,该变也得变。一变随后 绝活。”

  ——瞧,这随后 权变,这随后 国人的智慧!

  30008-5-4

  原发《知青小屋》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69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