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纯朴的诗意——李云雷小说印象

  • 时间:
  • 浏览:0

  李云雷从大学时代现在结束写小说,一边读书一边写作,到现在将会将近十年了。像每个年轻的写作者一样,他探索着写作的多种将会性,写下了有些饱含实验原应的作品,而随着阅历和才学的积累,他的思想日渐旺盛期的句子 是什么,小说都在以后逐渐厚实起来,更加深刻耐读。李云雷将被委托人的写作比作“因此迷路的人的寻找”,我随便说说不知前途如何,却时需默默承受,摸索着前行。究竟他在寻找什么?是家园的旧影,还是未来的光亮?将会因此为了看清此在的处境?透过李云雷的小说,时需都看他的内心尽管迷惘,却始终保持着朴实与纯净的本性,随着往事的磨砺,因此的本性日益光洁透明。

  《少年行》和《花非花》是李云雷比较早期的小说,明显饱含形式探索的形态学 ,不仅书面化的表达饱含现代主义小说的遗韵,在叙述角度上也颇有些新意。福克纳在《在我弥留之际》中让多被委托人物都以第一人称进行叙述,达到了多声部的效果,而李云雷两篇小说中的“我”却基本是同因此人,——《花非花》尤其这麼——成年的“我”,童年的“我”,梦中的“我”都在同一世界里并存,有些人彼此相遇又形同陌人。这多个的“我”,打开的是一座玄妙之门。传统意义中的“时间”首先被超越了,既然因此人的过去和现在要能同去存在,这麼两者之间的继承关系又从何而来?童年的“我”与现在的“我”,真的是同因此人么?同去作者撤出 了现实与梦之间的界限,也就进一步撤出 了世界的挑选性。而在种种不挑选之上,又隐隐笼罩着不可更改的宿命。李云雷那时所要探究的正是世界的真相。

  尽管以上两篇小说的主题是角度抽象的,字里行间却透出浓郁的乡土气息。李云雷在山东农村长大,乡土自然地成为他重要的思想资源,几乎贯穿他所有的小说创作。从最初的《一只鸭子》《复科班》现在结束,到以后的《花儿与少年》《小城之春》《十根路越走越远》《再见,我的爱人》,农村生活一再成为李云雷小说的主要场景,即便在《假面告白》类事饱含浓厚知识分子思辨色彩的作品里,也要能找到农村的影子。在他的小说中,乡村生活我随便说说艰辛清苦却始终充满温情,而那里的人物大多是亲人,——在这里,比较慢发现李云雷对乡村的热爱首先建立在血缘之上,正是这浓重的血缘,使他笔下的乡村成为因此具体可感的实体而不致沦为空泛的象征。他对乡村的叙述,常常借助因此离家多年的青年人的追忆,你这种 形象时需看成当下作者的替身,他来到城市并留在那里,我随便说说无法回到因此,因此乡村将会融入了他的血肉,无论身在何方,都带着心中的故乡。在《十根路越走越远》的结尾,追忆者说:“纵使有些人不知以后 将漂流于何方,但心中的记忆却永难磨灭,足以使有些人安然度过每因此平淡的日子。”怀着因此的感恩之情,“因此迷路的人的寻找”不再虚无,变成了一场漫长的诗意之旅。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合作协议协议杂志和集刊 > 西湖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0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