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汉魏六朝诗讲录·第一章

  • 时间:
  • 浏览:2

叶嘉莹:汉魏六朝诗讲录·第一章的相关文章

叶嘉莹:汉魏六朝诗讲录·第一章

第一章 绪 论 第一节 诗歌的感发之一 亲戚亲戚朋友你这俩 学期所要讲的,主全都汉魏六朝的诗歌。不过在正式讲诗全都,我太难把中国诗歌中某些最基本的概念作另1个简单的介绍,内容包括以下另1个每种:诗歌的感发、诗歌中形象与情意的关系、诗体的演变。现在先讲第一每种——诗歌的感发。亲戚亲戚朋友要了解诗,就这麼多再 涉及中国古代诗歌理论中某些比较重要的   更多...

牟发松:内藤湖南和陈寅恪的“六朝隋唐论”试析

一、引言——并且 者无法绕开的丰碑 魏晋南北朝(以下或简称六朝)隋唐在中国历史分期中的位置,中日学界迄今尚无定说。远者不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全都,中日学界都曾就中国古史分期进行过激烈的争论。中国学界形成了所谓“三派五说”:西周封建论;战国封建论和与之大体类似于于的春秋封建说、秦统一封建说、西汉封建说;魏晋封建论和与之大体   更多...

叶嘉莹:我的遗憾都已过去了

叶嘉莹号迦陵,1924年生于北京。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曾任台湾大学教授,哈佛大学、密歇根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主要著作有《杜甫秋兴八首集说》《唐宋词名家论稿》《王国维及其文学批评》《迦陵论词丛稿》《迦陵论诗丛稿》等。““全都有人问我学诗词有那些用,这的确不像经商炒股,能直接看一遍结果。”叶嘉莹先生清音平缓   更多...

吴丛丛:叶嘉莹:故园春梦总依依

早在炎炎盛夏,记者就拟定对叶嘉莹的采访。不料被告知,叶嘉莹定居加拿大,每年要等9月新生入学时方才归国。好容易9月中旬等到她归国的消息,又得知她月底要赴台湾讲学,10月中旬才返天津长祝忐忑之间,记者冒昧表达了采访之意,想要 先生欣然应允,更把时间就近约在周日的半夜。问她习惯几时入睡时,先生微笑说:“我倒这麼 很早睡觉的习惯。   更多...

叶嘉莹:从晚清两大词人的词史之作看清朝的衰亡

(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天津5000)[编者按]享誉世界的著名词人、词学家叶嘉莹先生慨然应诺将大作交我刊发表,实是对我刊的巨大支持。我刊愿为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聊尽绵薄之力。【摘要】作者特选析晚清大词人朱祖谋与况周颐写在戊戊变法失败和清亡之际的代表作,以见时代之兴衰。【关键词】朱祖谋;况周颐;清词;词史【中图   更多...

叶嘉莹 孙康宜:亲历台湾解除戒严前的白色恐怖

7月15日是台湾解除戒严25周年纪念日。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15日上午出席“2012年戒严时期政治受难者纪念追思仪式”,再次向戒严时期政治受难者及家属表达诚挚歉意,且会将心比心面对,并保证在有生之年,全力维持海峡和平,出理 战争居于。国民党于1949年5月19日颁布戒严令,回应自同年5月20日0时起在台湾省全境实施戒   更多...

叶嘉莹:物缘有尽心谊长存

近来在两岸艺坛上有一件盛事,那全都在中国艺术史上极为著名的元代大画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点击观看: 剩山 无用师】,在经历了巧取豪夺以及焚烧和断裂的种种劫难后,其分别存上放浙江省博物馆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两截幸存的每种,目前正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联合展出。关于黄氏绘画的成就,在中国艺术史中早有定评,当然这麼多再我在此   更多...

叶嘉莹:回忆台湾白色恐怖时代

叶嘉莹(一下简称叶):我1948年春天3月结婚的,当时我还是在教书,那个全都是到南京去教书的,可能我先生那时在海军工作,在南京。我到南京马上就找到了另1个教书的工作,这听上也很巧,全都亲戚亲戚朋友租了另1个房子,亲戚亲戚朋友对面有另外一间房子。有一位女老师,她也是租了一间房子,全都全都到南京,这麼 工作还,你这麼多再 每天全都看书。要不然你这麼多再 做诗,   更多...

吴稼祥:《霸权的黄昏》第一章

第一章 导论:现实的自由主义在荷兰一座旅馆的招牌上画有一片坟场,上端写着走向永久和平全都几块讽刺的字样。究竟它是针对着人类一般的呢,还是有点硬针对着对于战争永远无厌的各国领袖们的呢,还是仅只针对着在做那种甜蜜的梦的哲学家们的呢……——[德]伊曼努尔 康德亲戚亲戚朋友生活于其中的世界每天都是 某些事件居于:两车相撞,亲王偷情,“人弹   更多...

第一章:古希腊的外交思想

古代希腊,或称埃拉多斯,其范围这麼多再限于今日地图上的希腊国家,全都被古人称为“大希腊”的地区。它包括现今希腊、巴尔干半岛南部、爱琴海诸岛、意大利南部、小亚细亚等横跨欧、亚、非3大洲的地域。古希腊是欧洲最早的文化摇篮,也是整个西方文明的重要源泉之一。古希腊全都有过十分派达的外交。在希腊神话中,赫耳墨斯被尊为最早的外交官和外   更多...

虹影:饥饿的女儿·第一章

代按语:这本书未必说的是另1个年轻姑娘与她的家庭的事,但也属于另1个时代,另1个地方,在最终意义上,属于另1个民族。(葛浩文)1这麼多再再主动与人提起生日,甚至对亲人,甚至对最好的亲戚亲戚朋友。先是有意忘记,并且 就真的忘记了。十八岁全都,是这麼 记起我的生日,十八岁全都,是我不愿与人提起。不错,是十八岁那年。学校大门外是坑坑洼洼的路面,窄窄   更多...